新聞資訊
News
新聞資訊 > 媒體報道
設計師專訪 | 王波和他的團隊
上傳日期:2019年05月31日 03:59

 | 胡雪

采訪 | 胡雪

攝影 | 彭磊智 肖牧東

場地 | 東莞中天·聯豐創意谷深圳園林設計分院

 

 

 

PART 01

 
 

一個出色的設計師如何解鎖管理技能

 

 

王波 

深圳園林規劃設計院副院長

深圳園林規劃設計院東莞分院負責人

 

一個出色的園林景觀設計師,除了一直讓自己的專業出色下去,如果想讓“個體”更有價值,在職業生涯中達到一個新的高度,解鎖管理技能就是一項富有挑戰的選項。

 

大多設計師都希望能夠被有條理的安排工作,但具備主動性能力,能夠很好的對項目或團隊進行管理的設計師,比僅僅只是坐著等候安排的設計師更有優勢。這種承擔和責任,意味著要合理管理你的職權,讓你的項目合理有效地運作,領導力便成爲了這類設計師的素質之一。

 

王波正是對自己進行了這樣的一個綜合提升,既擁有著設計師敏銳的設計能力,又保持著管理者清晰的思維能力。從2001年就業至今,他一直將設計師和管理者的雙重身份拿捏的恰到好處,18年躬耕景觀行業,依然保持著初入職場時的那份熱忱,他對行業,是真心熱愛。

 

 

 

「 不要放棄任何的可能性,

而且要認真用心地去對待每一個項目,

因爲這裏面都預留著未來的機會 」

 

 

Q:在景觀行業這是第19個年頭了,這種從一而終的心態和熱情源自哪裏?

 

主要還是發自內心的喜歡做這個,在一個行業裏待五年,可能在專業技能上會成熟;待十年,那屬于一種熱情;如果過了十年還在堅持,我覺得那是一種追求,就是把它當成願意爲之付出和奮鬥的畢生事業來對待。

在入行初期,其實會經曆一個質疑自己的時期,應付不了就會産生極大的挫敗感,因爲比綜合能力真的優秀的人太多。後來自己調整了心態,也分析了自己的優勢,就把做綠化施工圖作爲一個突破口,狠鑽這個,這樣的話我可能不是團隊裏綜合最厲害的,但施工圖這個環節我的地位是不可或缺的,一定是要發揮自己的優勢。

Q:什麽時候開始走上管理崗,覺得跟做一個純粹的設計師相比,哪種狀態讓您覺得更有挑戰?

對您來說,是把項目設計成客戶需要的樣子或者超出客戶期待值讓您有成就感,還是成爲一個出色的管理者能帶來更大的成就感?

對我來說是管理更有挑戰。其實在2004年之前,我就沒想過管理團隊,那時候很滿足于做設計,但時間久了就發現自己開始變的呆板,所以也是想突破,就主動進行了這樣的一個轉變。管理它難在了解“人性”,承上啓下你都得去溝通協調,所以在爲人處世方面是個考驗,而且承擔的責任肯定是不同的。但當你適應這種模式後,突破這些挑戰後,你的成長也是突飛猛進的。

做設計師在技術領域會很有成就感,一張張漂亮的圖從自己的手裏繪出來,或者看到一個個落地的項目。但現在對我來說,能在帶團隊的過程中,發現他們的優勢,促成他們達成那種技術成就感,會讓我更滿足,所以這是一個相互成就的過程。

Q:公司很多設計師都偏安靜,因爲要專心,他們需要很專注地去做創意,去完成頭腦裏那些概念方案。但管理者不同,需要話很多,因爲要去運作很多事務,操心各方面的進度,怎麽去適應這種矛盾的?

這二個崗位很大的不同就在于時間和角色上。

做設計師有相對固定的時間可以掌握,我需要做的就是根據項目進度來合理安排自己的時間。但管理者不同,會有很多臨時的事務出現,時間就變得支離破碎,這點在早期是很崩潰的,習慣了那種固化時間,就挺受不了自己無法安排時間的這麽一個現狀。後來試著在這些碎片時間裏找規律,把事務分級,就例如哪些是可以讓項目經理去跟進的,哪些是需要自己去拜訪的,然後再排時間表,這樣就完全可以支配這些碎片化時間了。

再一個就是角色的不同,這點在本質上其實是能力承載的方向不同,設計師把自己的能力用在方案上,管理者把能力用在達成目標和溝通協調上。只要追求的目標一致,都是解決自己需要去解決的問題,認准了這個往前走就好。

打個比喻,就例如水會有不同的形態,除了是液態,它也可以凝固成冰塊,但本質不會變。所以不同的角色,只是看待問題的視角不同,但解決問題的本質是相同的,要不斷去學習解開不同的思維模式。

Q:東莞分院從籌備到現在,管理上遇到的難題有過哪些?

東莞分院是從2018年7月正式成立,早期最大的難題是缺人,成立的時候我和漢華二人從總院過來,看著空空的辦公室既慌又期待,于是馬不停蹄趕緊招人。而且擺在眼前的問題是東莞的景觀設計師市場還不像深圳這麽飽和,在有標准、有要求、時間還很緊迫的情況下,想盡各種辦法終于招到了8個人,我們就正式開工了,起碼這個團隊已經能搞定方案階段了,也算初步上了軌道。

 

有了人,更大的挑戰來了——業務。

 

總院會協調業務,但自己也必須得拓展本地市場,不然在這邊設立分院是沒有意義的。接著發動了身邊圈子裏面的好友,都在幫忙介紹業務,人家不願意做的,嫌規模小的嫌麻煩的,我們都全力以赴去做好。

 

記得2019年春節前一周多,就因爲一句話:“你們願不願意過來看看?”當天我和彭總監兩個人就開始分別搶票,第二天下午到達湖南現場和對方談,甲方說那就6天內完成概念方案,包含全部效果圖,進行投標,最終的結果,沒有辜負我們的努力,我們中標了,得到了甲方的認可。

 

所以現在摸索出來的道理就是,不要放棄任何的可能性,而且要認真用心地去對待每一個項目,因爲這裏面都預留著未來的機會給你,要自己去把握。

還有個管理上的難題就是團隊的磨合。

一個剛剛建立的團隊,每一個成員都有不同的個性,免不了磕磕碰碰,大難題就是去打磨每個人的棱角,讓他們契合在一起成爲一個整體。那段時間項目都是項目經理和總監負責跟蹤,我花了很大精力去梳理和挖掘每個人的優勢,分別談話,讓團隊的每個人除了分內事,還承擔一部分“分外事”,這是他們身上具備的潛力,但也是機會。這樣大家都動起來了,出現了更多的配合幾率,最重要的是,在明晰了自身定位的同時,也明確了自己承擔的責任。現在這個團隊到了20人,大家都像一家人一樣,工作方法用對了,氛圍自然就好了。

Q:以自己的經驗來總結,如果想從一名設計師轉變成合格的管理者,需要具備怎樣的素養和能力?

如果用我自己近二十年的工作經驗來總結的話,有三方面是必備的:

第一是責任心,這個責任心包括對項目和對人。不僅要合理管理人員,同時兼任項目管理,不清楚項目進度也會讓管理脫節。對人的責任心分二類,先是對客戶要負責,服務好,跟進到底,有問題了第一時間解決;再是對團隊成員也要負責,多關心他們成長,挖掘每個人的優勢,成就自身的價值,讓每個人都能開心工作。

第二就是包容心,自己剛入行時的情景還曆曆在目,一個初入社會的年輕人真的很需要有人去帶,在一定的範圍內允許犯錯,只要他們及時總結和修正。將心比心,這是一個互相理解和包容的過程。

第三就是勤快,遇到了機會要牢牢把握,化被動爲主動,才能贏來更多機會。目標在心中,落實靠行動,保持勤快才能帶著自己的團隊往前沖。

Q:東莞分院的核心優勢是什麽?

現在的景觀設計行業和制造業其實有很大的相似之處,就好比設計出了一件流行的物件,只要市場火爆有流量,其他廠家就會去模仿。景觀行業也是這樣,流行怎樣的布局和設計手法,甚至設計元素都可以去照搬,同質化相當嚴重,那東莞分院是怎樣去打造差異化,不受幹擾地用自己的設計語言來說話?

東莞分院成立的定位是和總院互補,總院在大的類別、方向和策略上進行把控,分院發揮自身優勢,對某些細化的類別進行深入闡述。東莞分院目前的核心優勢是發揮以商業地産爲第一主導,文創特色景觀和市政景觀並行發展爲第二主導的戰略布局,將這三大版塊的出品做到極致。

在目前的景觀市場確實會同質化嚴重,但同樣的只是表層,我們會用內核去打造差異化。以我們團隊對場地的理解,對功能和需求的分析,創造出有溫度、有情懷的作品,充分發揮地塊價值。我相信當一個地塊賦予了它情懷,那一定是有價值的。

如果爲了設計工作而工作,出來的東西最終會被淘汰。我們注重設計意境,解讀加創新,在滿足功能需求的基礎上,去創作一個生態的、健康的、智能的、有溫度的社區。

 

 

PART 02

 
 

一群出色的設計師如何解鎖平台玩法

 

東莞分院成立僅有一年時間,從2人到20人,規模從小工作室到大的辦公空間,業績逐步突破。在旁觀者看來,會說:“他們的團隊真幸運!”在2018年整個市場如履薄冰的現狀下,能取得這樣的突破,好比中六合彩似的幾率難道真就被這個團隊砸到?

 

答案顯然是不可能。團隊的人員雖然不多,但精幹,各自有擅長領域,打起配合流暢高效。更重要的是,他們懂得如何將平台優勢轉化爲核心競爭力,這才能逆流而上……

 

 

東莞分院團隊成員

 

「 相信專業的力量 」

 

Q:覺得深圳園林這個平台給予大家最大的意義是什麽?

波子:我覺得平台給大家最深刻的意義就是“機會”,平台創造出了一個可供大家發展的機會,並且給足了我們未來發展的信心。

華哥:這個平台的規模和在市場中的地位,以及我們所能接觸到的項目,都對個人的成長有很大的促進作用。

小花:對我來說最大的意義是“包容”。我是3月份才來,對于我這樣剛剛畢業沒太多經驗的,如果想進大公司爭取學習機會是很難的。但這裏接納我,並且團隊成員一直在幫助我。他們都各自有不同的技能,我經常有不會的或者是做的不好的地方,大家都會教我,這是個很包容的平台。

阿娟:我們都是從“小奶狗”開始學習獨立承擔的能力。很多創業型小公司,要想找到發展契機是很難的,面臨的生存壓力都很大。但深圳園林是一個大平台,在這裏我們擁有很多的機會,接觸到很多大型的高品質項目,而且可以去參與評獎等等。這些都可以拓展我們的眼界,讓我們可以迅速發展成“職業化的園林人”。

Q:目前的團隊協作模式還有哪些可優化的空間在?

木木:大家在一個團隊裏共同生活,避免不了出現溝通上的問題,畢竟每個人的領悟能力參差不齊,所看到的層面不同也會導致處理問題的手法不同,如果症結久了不疏導,就會導致工作的痛苦甚至離職。我們的團隊在剛組建的時候也出現過各種摩擦,但現在比較好的方向就是,大家都在面對並解決,所以這是一個良性的優化過程。

阿娟:我覺得以咱們團隊的體量,可以在抓規範管流程的同時,也兼容工作室的靈活性,這樣可以更大化地提升效率和産值。另外就是在運轉的過程中,自上而下大家都要進一步地去做事情,這個“進一步”是說銜接上的契合性。就例如主創多帶下面的人,下面的人就理解的更精准;下面的成員多做點,就可以更好地輔助主創。大家都要有這個意識,這樣咱們的團隊的默契度會越來越高。

中順:在方案到施工圖這個銜接的環節,咱們還有更多的提升空間。方案部分交接的越細致,施工圖的呈現也就越精准。特別是遇到方案變更,或者根據甲方意見調整的時候,第一時間跟施工圖組進行溝通就尤爲重要。

羅總監:我覺得未來在人才梯隊建設方面可以進行一些完善和補充,各層級之間的“傳幫帶”作用就能發揮得更細致。

波子:是的,在這短短的一年時間,大家成長了很多,能夠在看到困難的同時去克服,在完成工作任務的同時去提升個人能力,這些是很可貴的做事態度。我始終相信,我們是一個能把事情做好的團隊。

Q:對自己團隊的作品,有怎樣的要求,“好”的標准是?

波子:相信專業的力量,對咱們自己團隊的作品,要求首先是夠專業。對于“好”的標准,從設計師的角度看,要對得起自己的審美和專業性,這樣才能算是好作品。

木木:作爲90後,我們看東西的評判標准不是體量的大小,而是展示出來的品質。要有極致的細節和高端的調性,更有設計感,這也是我們團隊追求的感覺。

彭總監:這個我覺得可以從三個方面去理解。第一就是設計沒有一個固定的“好”的標准,也沒有一個終極的“極致”。作品最終是要亮出來給大家看的,當你傾注心血和精力了,作品肯定會更經得起大家的評判和時間的推敲;

第二就是你熱愛這份事業,熱愛這個行業,做到這二點的時候肯定對自己也是有要求的,你會去鑽研怎樣讓作品更好;

第三就是“高于期待值”,例如客戶要求10分,你做到11分12分甚至更多,把品質做的更高,細節做的更完善。就像對待自己的孩子,會去精心雕琢,你肯定會希望他呈現的越來越好。

Q:長遠的發展願景怎樣?期望在深圳園林大平台上成爲怎樣的具有自己獨特標簽和競爭力的團隊?

小瓊:深圳園林是一家受人尊重的企業,我最希望的就是通過咱們的努力獲得良好的口碑,以後出去再說到深圳園林的時候,東莞分院也能夠被提及。

木木:在全國各地都有一些代表性的園林或者景觀公司,我希望在未來我們也能打響名氣,成爲區域或者說本地最優秀的園林企業之一,更好地配合總院。以後大家會說:原來在東莞也有這麽好的園林景觀公司。

羅總監:公司現在全力沖刺IPO,其實上市後利好公司的是市政項目,會有更大的市場空間。但上市後對于我們,利好的是有一個更加有力的大平台,我們就可以大力發展市政項目,開拓EPC在本地的市場。很期盼公司上市成功,我們能承接更多優質項目來打品牌樹口碑。

彭總監:現在很多大型的設計項目都會請國際名團或者國外設計的陣容來擔當,我希望我們能不斷提高自己的設計能力,發揮平台的力量,將來有機會去跟這些團隊較量。

 

在城市土地面積日漸稀缺的境況下,園林設計師應負擔起更大的責任,用的設計力量去充分挖掘地塊的更大價值,建設宜居生態環境。畢竟,設計師的價值本身就體現在這些有限的選擇裏面。這個團隊正是由于十分明晰承載的使命,又十分理解平台賦予的動力,所以他們用十足的誠意對待項目,認真耕耘作品。

時間的序列裏,只有好作品,才能收獲長久的贊譽。

 

願王波和他的團隊,用設計發聲,贏得屬于他們的口碑和敬意。



END -